择天记小说网

博湖:从三代同堂“演出”看变迁

2月12日,在巴州博湖县百信休闲广场,巴图那生正在紧张地指挥着博湖县2019年元宵节农牧民社火活动的排练,100多名演员在他的指导下,专心致志地一遍又一遍地排练着。
      当天的排练结束后,他又来到了爸爸家,参加家庭聚会。
      巴图那生的爸爸和切今年已经80岁了,是博湖县乌兰再格森乡乌图阿热勒村一名普通的农民,然而,喜爱唱祝赞词的他,心却很年轻,虽然最近身体有点小毛病,却还是很精神。
      他早早地换好了蒙古族艳丽的服装,老伴杨吉曼也泡好了茶,就等着儿孙们到家,可以热闹地乐起来。
      巴图那生到了家,先喝了一杯茶,爸爸和切已经迫不及待地唱起了祝赞词。81岁的杨吉曼也唱起了蒙古族短调民歌。
      巴图那生看着满脸笑容、沉浸在欢乐气氛中的父母,也敞开了歌喉,唱起了自己作曲的歌曲《博斯腾湖我的母亲》,接着,巴图那生的女儿巴音查汗、妹妹的孩子等都跳起了萨吾尔登,耸肩、扭腰、抖胳膊、转腿,一个个动作都像模像样。
      这样三代同堂的“演出”,在这个家里经常上演。
      和切家是一个真正的文艺家庭,他的老伴杨吉曼是自治区级蒙古族短调民歌传承人,儿子巴图那生现任博湖县文化体育广播影视局副局长,吹拉弹唱样样都行, 蒙古族长调更是拿手好戏,和切的孙子们也都个个会唱祝赞词。为实现蒙古族祝赞词的有效传承,和切还用自己传承人的补助费培养了100多名学徒,并积极参加全国举办的各种文化活动,屡获殊荣。小女儿阿力腾的歌唱得特别好,经常获奖,在当地也是“明星”。巴图那生的妻子,是县团委的活跃分子,只要单位排节目,她就是顶梁柱。孙女巴音查汗虽然还小,但已经和其他三个小朋友组成了一个“四人歌舞组合”,在博湖县大大小小的演出中,都是必不可少的“童星”。
      今年52岁的巴图那生一家人,其实是改革开放40年来,博湖县文化发展的一个缩影。
      在博湖县,像巴图那生这样的文艺家庭不在少数。
      回忆起往事,巴图那生感慨地说:“我小时候在山上放羊,什么文化活动都没有,就在家里唱唱歌。那时候上学也没有音乐课,电视机、收音机都没有。我还记得,1975年爸爸买了一个收音机,之后我天天放羊的时候听,那就是我们全家的奢侈品。上世纪八十年代,我们搬下山了,家里添置了电视机,我们就可以收看到文艺节目了。后来我考上了新疆师范大学,毕业之后在县文化馆工作,我喜欢唱歌,但是那时候文化活动很少,一年只举办一两次。后来县上越来越重视文化事业的发展,组织的文艺活动越来越多。随着生活条件越来越好,现在大家每天都喜欢唱歌、跳舞,开开心心的。改革开放以来,特别是最近几年,博湖的节庆活动已经在全国有了影响力,全县的民间艺人也达到了上千个,大家讴歌共产党、讴歌幸福生活,期待更加美好的明天。”
      据博湖县文化体育广播影视局局长苟秀君介绍,目前,博湖县有文化馆、文物管理所、图书馆、业余体校、业余文工团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、体育场馆中心、西海演艺中心等各类文化机构,文化活动丰富多彩。博湖县文化馆总面积2000余平方米,内有舞蹈室、排练室、音乐室、美术室、摄影室、录音室,每年寒暑假期间免费开办少儿特色培训班10余期,培训500余人次。博湖县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于2015年2月26日成立,博湖县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共130项,其中成功申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4项,自治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8项,国家级、自治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代表性传承人13人。全县五乡两镇有综合文化站5个、村文化室26个、社区文化室5个,拥有广播站6个,26个行政村建立了129个调频广播网点,基本形成了乡有文化站、广播站,村有文化活动室、调频广播网点的二级网络。